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

美元風暴又來了

巴士的報

美國半世紀前的財長康納利曾有名言:「美元是我們的貨幣,卻是你們的麻煩。」這兩句話如今又成為亞洲新興市場的金句。

本星期二(4月16日),亞洲貨幣面對強勢美元重壓,出現一場全面風暴。當日1美元兌日圓最高觸及154.6,是1990年以來新高。美元兌韓圜當日一度升穿1400大關,是去年11月以來首次。美元兌印度盧比匯價,亦一度觸及83.535,創了歷史新高。不過論跌幅,當日跌得最多的是印尼盾,兌美元重挫2%,跌至4年以來低位。印尼盾今年已累計貶值5%,而泰銖兌美元更加貶值6%,這兩隻貨幣成為亞洲地區表現最差的難兄難弟。

當日人民幣和港元的表現,已經不太差了。美元兌人民幣近日徘徊在7.2365左右的水平,相對於去年9月的美元高位7.3420,人民幣尚未試到去年9月的低位,表現已經優於很多亞洲其他貨幣,相信和中國第一季經濟增長5.3%、經濟增長較強有關。港元匯價亦都差不多,1美元兌7.83港元,還未到去年8月7.85的低位。不過要小心港元今年以內一直緩慢回軟當中,從年初的7.81, 一直慢慢軟至7.83,如果再到下試7.85的下限,金管局就要再入巿干預,沽美元買港元。

這一輪亞洲貨幣急跌,背後是美元暴漲。自4月10日美國公佈3月CPI同比上升3.5%比預期高以來,反映美元兌6隻主要貨幣匯價的美元指數快速爬升,連環突破105和106的關口,周二升上106.13的水平。就在這個背景之下,亞洲貨幣大跌。

美元急升有兩個因素:

第一、亦是最基礎因素,是因為聯儲局減息的機率快速下降。由於美國通脹未受控制,市場由原預計聯儲局將會由6月開始減息,現在預計推遲到7月甚至9月才開始減息。在通脹數據公布前,交易數據顯示市場原預計聯儲局由6月開始減息,年底前累計減息0.65厘。現在不單會推遲減息,而且累計減息幅度只有0.42厘,以每次減息0.25厘為計,即是會減息不足兩次。

現在人們開始懷疑,美國是否有減息空間,因而觸發美國國債巿場利率急速爬升。現在美國1月期的國債息率升至5.4厘,1年期升至5.199厘,10年期升至4.672厘。以10年債息為例,德國10年債息只有2.485厘,即是美國相對於德國,有接近2.2厘的息差。高息吸引資金大幅流入美國市場。

第二個因素是中東局勢惡化。由以色列轟炸在敘利亞的伊朗大使館建築物開始,伊朗在本周發動大規模導彈還擊,地緣政治局勢緊張,避險情緒升溫,亦都令資金流入美元。雖然美國有債務過高的危機,但是在減息前景迷惘的前提下,觸發一場美元急升的風暴。外界估計美元短期內將會繼續走強,以兌日圓為例,如果不作干預可能會到達160的水平,但估計日本央行可能在155的水平就會干預。

這波美息和美元上升風暴,對香港亦有衝擊。本地減息的機會下降,會令到經濟和投資市場有更大的壓力,其中一個效應是,縮短樓巿在全面撤辣後的反彈期。

盧永雄

【EJFQ信析】儲局減息勢落後 強美元衝擊再臨

信報財經新聞

自從美國3月份消費物價指數揭盅之後,今年6月開始減息的市場預期持續降溫,據FedWatch資料,投資者押注聯儲局6月按兵不動的機率提高到近85%,至9月中議息會議才首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的可能性也僅七成左右。

6月減息無望,部分原因是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周二(16日)暗示延遲減息。他指出,最新數據反映通脹暫時無顯著放緩跡象,如有必要,目前的貨幣政策可維持更久。聯儲局副主席傑斐遜亦預料,物價壓力將使利率須保持在最高水平一段時間。

美國貨幣政策轉向再延後(2023年底市場曾廣泛預估3月便減息),其餘多國央行則希望搶先調低利率。英倫銀行行長貝利表明,跟美國情況不同,英國物價回落的證據強而有力,似釋出會比聯儲局更早減息的訊號。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也重申,區內通脹正按預期下行,若沒有新衝擊,將很快啟動寬鬆周期。

事實上,歐洲央行在上周的議息聲明中,就加入了「可能減息」的字眼,拉加德隨後提到,未必需要通脹降至目標水平,已能夠調低基準利率。同於上星期議息的加拿大央行儘管維持利率不變,惟不忘暗示減息日子愈來愈近。

面對新冠疫情使環球通脹肆虐,聯儲局「後知後覺」到2022年3月才重啟加息周期,而且比較各發達國家或經濟體力度更猛,刺激美元一輪大升浪;如今經濟韌力十足,通脹之火撲熄無期,相信減息時間同樣落後,在息差優勢延續下,將帶動美滙另一波強勢。

附【圖】所見,美滙指數踏入2024年反覆向上,4月企穩200天線即加速抽升,周二攀至今年高位106.517,年初以來累積漲幅約5%,能否像2022年般受惠「鷹式收水」勁飆逾兩成,暫難斷言,不過對其他貨幣已構成壓力。

人民幣在岸價(CNY)昨天曾失守7.24兌1美元,再錄2024年新低,應是恒指挫至16155點的導因之一。此外,英鎊、歐羅、加元、澳元本月迄今亦下跌1.4%到2.08%,新興市場所受打擊尤其明顯,巴西雷亞爾和墨西哥披索同期分別貶值5.1%及3%左右,韓圜更於數日內一度急滑約3.4%,引致央行「出口術」維穩才略為反彈。

換句話說,各國加息周期完結時間有異,正增添美元升值的動能,如趨勢不改,對發達國家貨幣及新興市場各類資產,都會帶來負面影響。然而,由於近年新興市場均積極減少依賴美元,估計抵禦「強美元」打壓的能力大大提升,未致陷入金融危機,只是震盪難免,投資者仍不宜掉以輕心。

信報投資研究部